本文作者:李笑來

 

寫出來的財富自由

寫書出書,在這個時代

好像不是一個很好的致富方法。

我身邊有不少能寫文章的年輕人,

他們都懷著一個出書的理想。

另一方面的現實是,他們過得都挺拮据的。

 

真的是這樣麼?

2003 年,我寫了一本書

《 TOEFL 核心詞彙 21 天突破》,

它長銷了十餘年,銷量超過百萬冊。

 

2005 年,我出版了另一本長銷書

《 TOEFL iBT 高分作文》,

單價更高,銷量更大。

 

2009 年,

《把時間當作朋友》

出版了,銷量更大……

 

 

 

有長銷書是很幸福的。

2008 年我離開新東方的時候,

僅憑第二本書的稿費,

就能承擔我全部的生活花銷。

而第一本書的稿費

我至今一分錢也沒花過——

而這也恰恰是這些稿費的意義——

它的存在明確無誤地告訴我,

我竟然有花不完的錢。

 

但是這不代表我從沒遇到

過跟掙錢有關的困難。

事實上我遇到的很多極有代表性的困境,

它們在當時看上去簡直完全不能克服。

我也遭受過令人一蹶不振的打擊,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

怎麼努力也攢不下什麼錢。

這些喜聞樂見的、段子式的苦難,

未來我會陸續告訴大家。

 

沒錢就是生病了!

當我終於克服了這些困難,

我發現要解決沒錢這件事,

其實是有方法的。

首先,我告訴自己,

每當我覺得賺錢困難的時候,

肯定是我生病了。

而且是腦子生病了。

 

 

 

沒錢,腦子生病,代表著......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

為什麼我想出來的東西是錯的?

為什麼我做的事情是不對的?

為什麼賺錢變成了很費勁兒的事,

甚至一些行為還會讓我賠錢?

 

只能是因為腦子生病了。

可我不怕生病。

我覺得每個人都會生病,

不是這種就是那種,

不是現在就是早晚,

一輩子不生病,也很奇怪吧。

 

腦子生病和身體生病一樣,

是一生中無論如何都會經歷的過程,

絕大多數都可以「治」好。

有時候,發現這些病本身,

就距離治好非常近了,

剩餘的那些,也是有方法不難醫治。

 

怕只怕,不知道或是不承認自己有病,

也不想辦法治療,

最終本來不是什麼事兒的問題,

竟然成了「不治之症」。

 

不能掙錢的腦子,絕不是一種常態!

尤其是當這個社會上的大部分人

把不能掙錢的腦子的問題視作一種常態,

我們反而容易在群體裡縱容自己的病態。

 

可是你問那些真正實現了財富自由的人,

他們都會跟你說,

在把事情「想對」之後,

掙錢是如此的簡單。

即「做對的事」

遠比「把事做對」重要得多。

 

 

 

所有的失敗,

都是過程中某個地方「想錯」了。

你可以想想自己人生裡

每次和賺大錢的機會擦肩而過的時刻,

現在看來,每一次的原因

竟然都是一樣的。

 

這些錯誤經過時間洗禮之後,

會變得非常顯然,

但是當時的你真的全無察覺!

就是這個明顯的疏忽,

經過反覆上演,

最終成為你對現在的生活

無論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

都不甚滿意的原因,

而原來你一直沒有發現。

 

因為不會掙錢的腦子生病的

都可以歸結為:關注錯了焦點。

回到開頭說的那些年輕人,

他們沒有因為寫書而賺很多錢,

都是因為觀念造成的:寫書,

真的不應該是為了出名,

也不應該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多牛,

真正的目標,

應該是為了讓讀者有所收穫。

 

然而這個簡單的道理,

市面上的絕大多數作者是沒有深入想過的。

對他們來說,出書是一種屬於自己的成就,

於是他們的焦點

就沒有放在真正決定性的因素上——

你的內容對讀者真的有用嗎?

如果是,那你現在賺的錢

應該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更多。

 

 

 

但殘酷的事實卻是,

90% 的出書作者是不賺錢的,

甚至還要自己貼錢去印。

為什麼?很簡單,

讀者感覺不到那內容對自己有用。

你想的美呀——

怎麼會有人花自己的錢去幫你刷存在感呢?

 

從寫書到所有事

既然治好腦子的病,

就能獲得足以財富自由的賺錢能力,

那麼它不應只在寫書這件事上適用。

果然,2013 年我做了一件事(買入比特幣),

僅僅一年之中,

帳面收益竟然超過了

按照過去我的平均水平 200 年才能賺到的數字。

 

再後來,我開始做天使投資,

幾乎每天都要見一些創業者。

和出書這事兒一樣,

創業圈也有一個同樣殘酷的事實——

絕大多數創業者是不會成功的。

因為他們和那些作者一樣,

最關注的事情只有一個,

就是讓自己顯得夠牛。

這就是腦子生病了。

得治,不僅得治,而且是有方法治好的。

可最大的問題在於,

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生病,

或者知道自己生病卻不想承認,

或者承認自己生病卻不想治療。

所以,他們腦子裡的病,都是「不治之症」。

 

從出書和創業和投資這些事情裡,

深挖實質,

可以得到這個更為簡練的道理:

宏觀看來,個體價值等於社會貢獻率。

 

 

 

請把上面這句話仔細看三遍。

翻譯過來就是:

先別問你能賺多少錢,

先好好問問你為社會做了什麼貢獻?

這不是被說爛了的道理麼?

可這偏偏就真的是

絕大多數人不能實現財富自由,

甚至連賺一個令自己滿意的錢

都無能為力的理由。

 

其他的因素,比如正確的做事方法、

比如好運氣,

都是要在你找到自己的癥結之後

才會浮現在你眼前的。

 

有人會說:

李笑來,你不就是持有了比特幣麼,

你對社會有什麼貢獻?

好在能聊以自慰的是,

那不是真錢,是虛擬貨幣。

我知道,如果我沒有能力承受的話,

它會來得快,去得更快。

我知道,我沒有那麼大的社會貢獻,

所以我會感到惶恐,所以我會自卑,

所以我得了另一種病:不配。

 

好在,所有的「不配」

都只是觀念和時間的問題。

發現這個病之後,

你自然找到了解決方法——

做出更多貢獻,

做出配得上你想要的財富的貢獻。

 

 

 

大家都是普通病人,

差別只是,我們之中有些人

知道自己有病,

並且願意找辦法治療它而已啊。

 

通往財富自由之路

久病成醫,

今年 44 歲的我,

也有了足夠的「門診」經驗。

所以現在我不僅能給自己治病,

也希望幫一些人看病,多做一點貢獻。

 

我把這個「診所」開在了「得到」App 上。

今天,這個專治沒錢的診所正式開張,

接待那些暫時病著、

卻沒有對自己放棄治療的有心人。

我想,與這樣一群不肯棄療的人一起,

就不僅可以說說從「沒錢」到「有錢」,

也可以說說財富、自由

還有財富自由了。

 

「我已經找到捷徑,

可惜早已身不在起點。」

把我看到的捷徑分享給身在起點的人。

這是我能貢獻給社會的價值。

如果你看懂了本文,你就知道——

這一方面讓我更「配」我擁有的錢。

另一方面會讓我賺到更多的錢。

我想,這就是有些人忍不住分享的原因罷。

創作者介紹

李龍的吃喝玩樂

李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